16K小说网 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16K小说网 > 奇幻 > 红尘水榭为君来 > 第214章:爱如影随行

红尘水榭为君来 第214章:爱如影随行

作者:一颗毛桃 分类:奇幻 更新时间:2020-10-12 17:50:47 来源:九九九文学

虚林一直都在外候着,听言立马就推门而入道:“李世子,请。”

李怀靖颔了颔首,随后被人送出了旭王府。

直到确认他离开后,虚林才道:“王爷,身份的事情你当真要查?”

正如李怀靖猜出的那样,在他尚未说明情况前。

龙墨染的探子就已经将此事回禀了。

而如此大事,虚林这边也没有耽搁,以最快的速度做出了反应。

只是后续的安排龙墨染尚未来得及下达,李怀靖便不请自来这才有所中断。

“查!”龙墨染道:“当然要查。”

“不过,此事要查的万分小心,还有……”

后面的话龙墨染几乎是用了静音,除了虚林以外也没有第二个人可以听到。

“是,王爷,属下明白了。”片刻后,虚林给出了回应。

随后退出了书房。

诺大的书房只余下了龙墨染一人,不过他并未在里面久留。

而是提笔写下一份书信,唤来飞鸽递出以后,人便离开了书房。

至于他去哪里不言而喻。

早已是月朗星稀的时候。

但此刻的旭王府后院,却灯火通明。

时不时的还能传来一些嘈杂的声音,稀里哗啦的像是谁在摔东西。

“王妃,你当心。”明珠在一旁小心的说道。

“呵呵,旭王府也不过如此嘛。区区一个红檀琉璃你们就舍不得了?”凤无双,手中拿着一个精致的雕花瓶,十分鄙夷的说道。

岂料,明珠却道:“王妃,你误会了,奴婢们不是舍不得东西,是怕你误伤了自己。”

见凤无双没有说话,绮罗也道:“是啊,王妃这些东西与你相比不值一提。但你可千万别伤着了。”

本就气恼的凤无双听到这话更气。

以至于手上一晃,脚底一滑,竟然一个踉跄。眼瞅着就要四仰八叉的摔在地上。

重点按照她现在站的位置,若是摔下去,必然会摔在一地碎片上。

那结果是什么,明珠和绮罗简直不想。

两人同时惊呼:“王妃!”

随后明珠和绮罗更是一左一右朝凤无双飞扑了过去,只是三人终归相隔太远。

等她们纵身一跃扑到的也只是一片衣角。还并非月牙白的长裙,而是雪青色的锦袍。

“王,王爷。”

明珠率先反应过来,大惊失色。

鲜红色的血液,晕染了大片的雪青色看起来很是骇人。

龙墨染半点没有回应,神色如常道:“快去看看王妃,本王无事。”

“是。”明珠,绮罗立马跑了过去。

上下检查了一遍,道:“回王爷,王妃无事,毫发无伤。”

他以卧倒的姿势将凤无双整个人护在怀中,后者当然无事。

但他……

“你疯了吗?”凤无双看着那大片的血迹,有些恼怒道:“就这样扑过来,你不要命了吗?”

他是看不到那满地的碎片,还是看不见那近在咫尺的距离?

“你无事便好。”龙墨染道。

“王爷,奴婢,这就叫林先生过来。”明珠,看了一眼龙墨染道。

“不……”

不必二字,龙墨染尚未脱口,就被凤无双打断,“不什么不,你们还愣着干甚。还不赶紧去是想让你们王爷流血而亡吗?”

这么大片的血迹,她们是眼瞎了?

“是,王妃,奴婢马上就去。”绮罗,赶忙应答随即离去。

只是临走前她的嘴角却忍不住上扬了下。

明珠亦然,虽未说话可眉梢眼底都带着笑意。

倒是凤无双目光死死盯着地上的血迹,半点也没有察觉出任何的不对劲。

“看起来吓人,都是皮外伤。”龙墨染轻咳了一声道。

比起背上的伤,他看着凤无双这样更疼。

“我没有担心你。”凤无双吼道。

只是她这样实在有些欲盖弥彰。

“本王知道。”不曾想,龙墨染并未在意,“而且今晚一过你明日便不会记得,所以你也不必生气。”

毕竟气坏了身子,他会心疼。

“什么?!”凤无双闻言很是诧异,但片刻后她还是神色恢复如初道:“旭王殿下,你又再搞什么鬼?”

很显然在凤无双的心中,龙墨染依旧是个诡计多端,且不得不防的人。

对此龙墨染没有多余的解释。

他只是默默的站在原地,任有鲜血从他的衣袖流到手腕,在一滴一滴的留在地上。

那血明明是留在地上的,可凤无双却觉得像是一滴一滴的滴在了她的心上。

滴在了她心间最柔软的一块。

“龙墨染!”

一个名字,两道声音同时迸发。

不同的是声音的来源竟是一男一女。

男声是林尘,他踏夜赶来就看到龙墨染,宛若血人般站在原地。

顿时青筋暴起道:“旭王,如此舍身忘死,何况还通知在下,直接一把火烧了埋掉啊!”

“林先生。”管家有些听不下去了,“慎言。”

“先生,莫要动怒,还给王爷疗伤要紧。”随后,明珠也出言道。

林尘的脾气他们多少还是知道的。

但龙墨染的脾气……

“疗什么伤,他把自己折腾成这样不就是为了早日入土吗。”林尘嘴上说的毫不客气,可手上的动作却没有丝毫的迟疑。

说这话的时候,他人都已经走到了龙墨染的跟前。

搭脉、验伤、止血、疗伤整个动作犹如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去我房间吧,别吓到双儿。”龙墨染道。

林尘却半点没有要移动的意思,“王爷不知道重伤不能挪动吗?”

“还是王妃也希望旭王早日入土?”林尘抬眸,望向凤无双。

若是以往凤无双肯定言语反驳,可这次她什么也没说。只是呆愣愣的站在原地,片刻后才道:“不,不用挪,我不怕血腥的。”

说完丝毫又察觉不对,赶忙闭了嘴。

林尘一面处理龙墨染的伤口,一面道:“旭王妃,还真是别有创意。”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凤无双不悦道。

她已经是一忍再忍,可对方如此咄咄相逼,她着实不能忍。

“难道不是吗?”林尘,此刻也很是恼怒,半点不留情,“难道不是吗,你总能变着花样的折磨旭王,手段之高方法之绝唯有创意二字足够形容。”

其他字对她的手段都是一种埋没。

“林尘。”龙墨染轻呵一声,打断了林尘的话。

随后又看着凤无双道:“我没事。”

两种言语和态度差别之大,让众人都不免为之咋舌。

一旁的慕雪更是低声道:“旭王殿下,你也太厚此薄彼了些。”

她说的话声音虽小,但还是不偏不倚的落在了凤无双耳朵里。听到这话凤无双脸色唰的一下白了许多。

而后几度张似想要说点什么,但最终都没有说出口。

倒是林尘,皱眉打量着龙墨染背后的伤。

也不说话,只是时不时的发出一阵唉叹声:

“哎。”

“啧啧啧。”

“哎……”

他若是说点什么还好,可他越是这样,越是让凤无双心下不安。

忍了忍,再忍了忍,最终凤无双还是没忍住:“到底怎么了?旭王,伤的很严重吗?”

林尘依旧不答。

只是神色越发凝重了些。

“双儿,不必担心,都是些皮外伤。”龙墨染再道。

只是他这话说的跟没说一样。

凤无双已经不再相信他,只是一双眸子认真的看着林尘,似在等待着对方的回答。

可此刻的林尘一个字都没有发出。

就跟死了一样。

“林先生。”明珠忍不住低声提醒道。

毕竟在这样下去,凤无双可真要担心了,而她若是担心那岂不是让龙墨染操心。

林尘原本是不打算说话的,可对上龙墨染的眼神。

他只好开口:“放心吧,咱们旭王殿下福大命大死不了。不过对呼延觉罗.钰马上就要来了。王妃,你将旭王伤成这样,真真是里应外合。”

“我没有。”凤无双道。

“没有?”林尘,轻嗤一声,“王妃,大概还不知道的吧。竹楠跑了,不,确切点说是被呼延觉罗.钰给救走了。”

“此话当真?”凤无双大惊失色。

她全然没想到一个事情会变成这样。

但同时她很快给出了否定,“你在胡说。我不会相信你的。”

之前他们就说呼延觉罗.钰要迎娶李怀玉。

现在又说竹楠,被其救走。

是准备将所有脏水都泼到呼延觉罗.钰身上吗?那这手段未免也太拙劣了些。

“我有没有胡说,你很快就会知道。”林尘,分毫不让继续说道:“只是现下我很好奇一个问题。”

“你好奇什么?”凤无双,抬头望着他。

余光却始终都在龙墨染的身上。

“我很好奇为什么呼延觉罗.钰既愿意迎娶郡主,也愿意救走竹楠可偏偏却对王妃你无动于衷呢?”

凤无双脸色本就不好,被他这么一说,更是神色奇差。

可林尘却像是看不到一样,依旧继续道:“王妃觉得这是为什么呢?是呼延觉罗.钰当真没办法,还是王妃其实你根本无足轻重?”

“够了!”凤无双,怒道:“林尘,你究竟想要干什么?你不要忘记了这些都是你的一面之词。我凭什么要相信你!”

她又凭什么要因为他的话,而被牵着鼻子走呢。

“哎,自欺欺人最可怜。”林尘没有多言,而是唏嘘感叹一声。

随后不再理会他,而是专心致意的为龙墨染包扎伤口。

龙墨染则是一脸疑惑的看着林尘,他实在不明白林尘为何要将竹楠的事情说出来。

更加不明白的是,对方为何要编造事实。

虚林在一旁也很疑惑,但他不敢吭声。只觉得这或许是自家王爷,跟林先生早就商议好的计划。

他不知情,还是不要破坏得好。

只是林尘不说了,凤无双却不会就此作罢。

但她依旧没有打扰对方,而是等待林尘将龙墨染的伤势处理妥当。

她才道:“林尘,你要去哪?”

林尘很是稀奇的回头,“王妃,这夜半三更的你还不准人休息了?”

“不光是我,就连王爷也该回去歇着。”说完,林尘目光一转看向龙墨染,“王爷,你这伤的不轻,若是不想要早日入土为安,还是快些回去休息。”

“莫要在无谓的地方,跟无谓的人浪费时间。”

无谓的人说的是不言而喻。

凤无双气的脸色发青,但还是极力克制:“旭王殿下可以走,但林尘你必须留下。把话说清楚才能走。”

“什么话,我方才不是已经说的很清楚了吗?”林尘,故作不解道。

片刻后,他又像是想明白了什么,做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哦,我知道了,你是想要问问我,呼延觉罗.钰为什么会这么做?还有他做这些事情的时候的一些细节吗?”

“你想要从细节中找出破绽来?”

“也可以这么说。”凤无双打量了他片刻道。

凤无双的真实想法,才不是去寻找什么细节。更不想要听呼延觉罗.钰为什么会这么做。

这样做的结果,无疑是一次又一次的揭她自己的伤疤。

但现下目的,是凤无双想要留住林尘。不管用什么理由什么办法。

然而,林尘的回答却让凤无双始料未及。

因为林尘竟然说:“没想到王妃想法如此清奇,但很遗憾我帮不到你。因为我既不知道呼延觉罗.钰是如何想的。也不知道他救走竹楠的细节。”

“王妃,若是真想要知道可以问王爷。当然前提是你根本不在意,他身上的伤也不管他的死活。那王妃你尽管折腾,尽管问。”

“你!”凤无双气的浑身发抖,却愣是找不到一个合适的词来形容他。

林尘毫不在意的拍了拍身上的尘土,问道:“王爷,你走吗?你不走在下可要先走了。”

第一次龙墨染感到哑然。

他到现在都还不清楚,林尘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

想要配合更是不知从何做起。

但犹豫片刻后,龙墨染还是抬步准备离开。

毕竟凤无双大概也不想要他在这。

可让龙墨染没想到的是,凤无双竟开口道:“旭王殿下,暂且留步。”

“?”龙墨染回头,一脸愕然。

他万万没想到,凤无双竟然也有挽留自己的一天。

实则凤无双也很意外,但话都已经说出口了。她只好硬着头皮问道:“旭王殿下,你刚才说的反正过了今晚,我也不会记得这是什么意思?”

“啊?”龙墨染有些没反应过来。

片刻后,他才回过神来,“那个,其实……”

一时龙墨染竟还不知道该怎么说出口,亦或者说他觉得即便是说了。

凤无双大抵也是不会相信的。

“不知道竹楠对你用了什么药,就算你头天晚上对王爷感恩戴德。第二天早上起来后,还是会一如既往的厌恶和针对王爷。周而复始且从未改变,这就是王爷口中所谓的反正第二天你也不会记得的解释。王妃可听明白了?”林尘,插言道。

要知道他刚刚做了那么多,等的就是这一刻。

好不容易可以说出此事了,他又怎么会舍得就此错过。

“这怎么可能呢。”凤无双惊愕无比。

本能的四下看了看,包含林尘在内,所有人都朝她点了点头。

明珠低声道:“王妃,林先生说的是真的。其实此事已经有一段日子了,只不过……”

她并不信任他们,他们自然也没有自讨没趣。

面对她的欲言又止,凤无双当然明白。

可她不明白的是。

“可我对于这些事情全无印象,如何辨别真假。”简而言之一句话,总不能他们说什么。

她就相信什么吧。

这未免也太可笑了。

“很简单。”林尘道:“王妃你只需要将今晚发生的事情,都一五一十的记录下来。明日起床再一看不就知道真假了。当然为了保险起见,你还可以做出特殊的标记。一种只有你自己才知道的标记。”

信件是她亲笔所写,标记是她亲自备注。

如此一来,就由不得她不相信了吧。

凤无双闻言,没有说好或者不好。

而是转身走向书案,开始提笔认真书写。

一直沉默不语的龙墨染忽然道:“双儿,你可以用楼兰古国的文字书写。一来我们并不懂,二则你明日看到也会多几分可信度。”

毕竟楼兰古国与黎国现在可是第一次合作。

之前两国既不通商也不交流,对于他们的文字,黎国人谁也都不会。

“对啊。”林尘闻言笑道:“我怎么没想到呢,还是王爷聪明。”

可不是么,这样一来可就真的万无一失。

“我不会黎国的文字。”让众人没想到的是,凤无双竟然如此说。

林尘登时卡壳。

慕雪则是忍不住笑了出声。

唯有龙墨染神色温和的说了句,“无妨。”

她不会没什么,终归那也不是她该会的东西。

凤无双没有理会任何人的反应。

而是低头开始书写,很快一封信写完。但她立马就将其装入了信封,并没有要给任何人看的意思。

“旭王殿下,时候不早了。请回吧。至于这封信我自己会妥善保管。”凤无双将信封捏死道:“届时你们若是没有说谎,一切必真相大白。”

龙墨染颔了颔首,随之点头。

“你明天压根就不记得此事,怎么能及时拆开信封呢?”林尘有些不甘心的说道。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