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0章 不信不立(加更)

作品:《大唐第一女相

    --------《16K小说网带给你最新的小说给你最好的阅读体验16kxsw.com 》----------    想起在现代的潇洒日子,再想想在古代的苦日子,林郅悟皱成了苦瓜脸,深深地叹了口气:

    “唉。”

    林郅悟忍不住为自己感到悲哀。

    “好端端的叹什么气,是不是窦建德虐待你了?”苏定方觉得这次见到的林郅悟跟从前很不样,少了几分弱,多了几分忧愁。

    但想到他年纪轻轻就遭遇了绑架,还在土匪窝呆了这么长时间,内心肯定受到了很大的刺激,心里不免同情他。

    “那倒不是,窦建德这个很侠义,他没有虐待我,倒是他那个兄弟刘黑闼,太暴力了。”

    说起刘黑闼,林郅悟就肚子火,向苏定方说起刘黑闼的恶行来:“...你说说,我不会骑马,就不能给我搞辆马车来吗?

    “那个刘黑闼非但不能理解我的痛苦,居然还打晕了我,害我这些天直都昏昏沉沉的。

    “还动不动就让我给他们改造弓箭,天不弄完百只弓,就不给我饭吃。

    “你说,他是不是很过分?”

    苏定方听糊涂了,“你刚才不是说窦建德挺侠义的没有虐待你吗,这个不给你饭吃又是怎么回事?”

    “哦,是刘黑闼瞒着窦建德干的,窦建德不知道。”

    说到这里,林郅悟的肚子唱起了空城计,他看向食案,见上面摆满了美味佳肴,不由自主地咽了下口水,也不管那么多,跑过去就吃了起来。

    这大概是他穿越到古代吃的最丰盛的顿,虽然没有他爱吃的牛肉。

    “唉,不要吃,小心有毒。”苏定方急忙阻止林郅悟。

    林郅悟刚拿起个鸡腿,闻言便说:“不会的,窦建德不是这样的人。”说完就咬下鸡腿肉,嚼了嚼,脸上露出享受的表情。

    看样子是饿坏了。

    苏定方见他吃了几口,没有什么异常,心对于他那句“窦建德不是这样的人”生出了疑惑。

    “你跟我说说这段时间发生的事吧。”

    ......

    对于突然会改造弓箭的事,林郅悟说是在书上看到的,苏定方想想姑父留下的那几箱子书,就没说话了。

    但听到林郅悟说,窦建德没有像其他的匪首那样抓到隋朝的官员和士绅就杀了他们,而是对他们以礼相待,更是和饶阳县长官宋正本同坐床,商量大计,同时安抚城内百姓,苏定方心改变了对窦建德的看法。

    这是个真正的侠义之士。

    两人吃完之后,窦建德果然按照约定来给答复了。

    “让我接受朝廷的招安没有问题,但我有个要求,就是我手的人马仍归我,不归朝廷管制。”

    “行,依你。”苏定方很爽快就答应了。

    窦建德怔了下,眉梢微挑:“你能做主?”

    苏定方道:“来之前,杨将军跟我说,只要窦英雄提的要求不过分,都可以答应你。在我看来,这个要求并不过分。”

    其实来之前,他就和杨义臣分析过,若是窦建德同意招安,必会提出保留现有兵马的条件,杨义臣说可以答应他,只要不犯上作乱就行。

    “既如此,我会将今日的事情告诉杨将军,由杨将军上报朝廷,窦英雄就耐心等待朝廷的敕封吧。”

    苏定方抱拳:“天色不早了,就此告辞。”

    说完,拽着林郅悟就往外走。

    林郅悟没想到这么容易就脱离了狼窝,不敢相信地回头去看窦建德,但见他笑脸盈盈,没有任何阻拦的举动。尤其是走到外面庑廊的时候,刘黑闼居然对着他笑,还说了句:“林大郎走好啊,后会有期。”

    刘黑闼走到窦建德身边,“大郎,真的就这样放他们走吗?你不是说那个林大郎是个人才吗?有了他,我们的兵器精进了不少。

    “就这样放他走,将来帮助隋军改良兵器来对付我们怎么办?

    “我看,不做二不休,干脆...”

    刘黑闼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我已经在城门口安排了人,只要他们出城门,就杀了他们。”

    “胡闹。”

    窦建德呵斥道:“我既然说了要放他们走,就定会放他们走,你这样做让我的信义往哪儿放?

    “我直都跟你们说,人活在世,除了‘义’字当头,最重要的还有个字,那就是‘信’。

    “不信不立,没有信用,别人就不会相信你这个人,更不会把你当做依靠,为你效力。

    “赶紧把人撤回来。”

    “可是...”刘黑闼不甘心:“那小子的手艺不能被别人利用,只能为我们所用,这去,再想抓回来,可就难了。”

    尤其是他的表兄苏定方那么厉害,他都不定打得过苏定方。

    窦建德扬起嘴角,抹迷之自信的笑容在他的脸上绽放:“你放心,狼儿只是出去放放风,很快他就会回来的...”

    ****

    原以为王庾第二天会醒来,李渊准备跟她说说兵符的事,没想到王庾这晕倒,又回到了从前的日子,足足昏睡了五日。

    “你可终于醒来了。”

    李渊挥退所有人,从案上捧来个箱子:“这是你要的六百两黄金,分不少。”

    箱子打开,阵金光射出,王庾不自禁地眯了下眼睛,再看过去时,嘴角弯弯,这可是她来古代的第桶金。

    王庾伸出手,从拿了块金锭,喜悦之情溢于言表:“房国公都给了黄金,没换成粮食吗?”

    李渊笑了笑:“他想换成粮食,我还不同意呢。让他去换粮食,指不定少半。”

    王庾思考了下,也对,现在物价飞涨,没个定数,今天去买跟明天去买说不定又是不同的价,掰扯起来肯定不清不楚。

    “还是唐公思虑周全。”

    王庾将箱子推回去:“我就拿块金锭玩玩,其他的都给唐公做军费。”

    “那怎么行?这是你的医药费。”李渊又推了回来。

    王庾忍不住在心里翻了个白眼,明明就很想要,还要假模假样地推辞,算了,就陪他演演。

    “我的医药费能用多少,何况我平日里吃的穿的用的都是唐国公府的,这些都是唐公应得的。”

    “那也不行。”

    “我可是唐国公府的人,我的钱就是唐国公府的钱,唐公莫要推辞了。”

    “这...不好吧?”

    “唐公你就收下吧,不要再说了,我脑袋疼。”

    王庾按着脑袋,露出痛苦的表情。

    李渊见状不再推辞,又说:“我叫李大夫来给你看看吧。”

    “不用,李大夫刚给我把了脉,没事,只要不动脑就行。”

    再不结束刚才的表演,她可真的头疼了。不过,提到李大夫说的话,王庾撑着脑袋,对李渊露出讨好的笑容:“我这段时间不能动脑,那背书,是不是可以暂停了?”

    --------《16K小说网带给你最新的小说给你最好的阅读体验16kxsw.com 》----------

我 的 书 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