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5章 干你何事

作品:《大唐第一女相

    --------《16K小说网带给你最新的小说给你最好的阅读体验16kxsw.com 》----------    晋阳城门口。

    王庾仰头看向李渊,满脸闪着期待的光芒:“我也要去。”

    李渊抬手摸摸她头上的小揪揪,柔声道:“临近年关,突厥人的攻势较之往常更为猛烈,你个小孩子还是呆在府里比较安全。

    “小庾儿乖,等我回来,给你打野味吃。”

    王庾:“......”

    逗小孩呢,还打野味吃?

    算了,不跟他计较,等她背完书,她就能光明正大地跟着李世民出入议事厅了,到时候想做什么都有机会。

    这样想,王庾心舒服了,开开心心地对李渊说:“好,我等唐公凯旋归来。”

    姑娘家果然是贴心小棉袄,说话就是听,李渊满意地又摸了摸她的头,嘱咐了她几句之后,就率领大军出发了。

    “你该不会是唐国公的私生子吧?”

    不知何时,苏亶来到了王庾的身边,阴测测地说了句。

    王庾的脸顿时就沉了下去,冷冷地道:“干你何事?”

    苏亶嘴角勾起,眼闪过鄙夷:“唐国公对你比对李二郎还要好,你若不是他的私生子,你凭什么越过李二郎?”

    那依依惜别的模样,就像是父亲要上战场,家小儿万般不舍样。何况,唐国公府的下人对她态度恭敬,就像对待小主子般。

    李渊承袭爵位,妻子又去世多年,府只有几个妾室,这样的勋贵置几个外室,有几个私生子,实属正常。

    王庾还是那句冷冰冰的话:“干你何事?”

    不反驳就是默认,苏亶心不屑,面上也毫不掩饰:“私生子就是私生子,与嫡子是没法比的。现在李二郎对你好,不过就是对待小猫小狗般,好玩罢了。”

    王庾像是看傻子样瞟了他眼,这傻小子莫不是皮又痒了,找抽?

    她暗搓搓地捏紧拳头,见苏威往这边走来,立刻放开拳头,嘴角含笑,语气无比亲切:“苏郎君路走好,我就不送了。”

    听见这话,苏亶莫名其妙,余光瞥见苏威的身影,心头凛,收起恐吓的心思,重重地哼了声,转身就走。

    “小庾儿,没事吧?”唐俭走了过来。

    王庾轻声道:“没事,我们回去吧,长孙姐姐还等着我们呢。”

    话音未落,突然传来声闷响,两人回头看去,却见人四平仰地躺在地上,“哎哟哎哟”

    地叫个不停,不是苏亶又是谁?

    “老天开眼了?”王庾喃喃道,上个马也能摔下来,要不是流年不利,那就是坏事做多了,老天开眼惩罚他。

    当着苏威的面,段志玄不敢笑太大声,只是合不拢的嘴角显示了他的好心情:“这小子定是干太多坏事,连老天爷都看不过去了。”

    似乎是听到了他的话,苏亶从地上爬起来,狠狠地瞪了段志玄眼。

    段志玄不甘示弱,瞪了回去,臭小子,别以为你祖父是房国公,我就怕了你。

    “好了,我们也走吧。”

    李渊和李世民去了马邑,留下唐俭和段志玄在唐国公府,为镇守晋阳,二为保护长孙氏和王庾。

    来时王庾是和李渊同乘骑,回去时王庾和唐俭等人没骑马,路走回去,顺便逛逛街,这是王庾最喜欢做的事了。

    在街上走着走着,段志玄突然间就红了脸,对唐俭说:“你先送小庾儿回去,我晚点回去。”

    说完就走了。

    王庾还没摸清情况,段志玄就不见了,望四周看了看,就看见段志玄边大步往前走,边迅速整理衣冠,走到个卖灯笼的摊子前,段志玄含笑与位姑娘打招呼。

    那姑娘听见声音转过头来,看见段志玄先是怔了下,随即绽放笑颜,似乎是没料到能在这儿见到段志玄,意料之外又很开心。

    王庾偏头去问唐俭:“那就是雨蝶姐姐?”

    唐俭点了点头。

    难怪像只花蝴蝶样飞走了,原来是遇见了心上人。

    王庾笑了笑,继续往前逛。

    不远处的苏亶望着段志玄和雨蝶,脸上若有所思,片刻之后,他吩咐亲随:“你去打听下,段志玄身边的那位娘子是谁?”

    ......

    晚上,王庾沐浴之后,像猫儿样钻进了长孙氏的被窝,“长孙姐姐,今晚我跟你睡。”

    淇水瞪圆了眼睛,喝道:“快下来,这是我们娘子的床,你怎么能上去睡呢?快下来。”说着就去抓王庾。

    王庾立刻滚到了床的最里面,摇晃着脑袋叫道:“抓不着,抓不着,哈哈哈...”

    “你...”

    淇水撸起袖子,蹬掉绣花鞋就要上床去抓王庾,被长孙氏拦住了:“淇水,你下去休息吧,今晚就让小庾儿在我这儿睡。”

    “娘子...”淇水撅起嘴巴,脸的不乐意,见王庾嚣张地冲她挤眉弄眼,又见长孙氏宠溺的目光,心里头就像是打翻了陈年老醋,酸得眼泪都要流出来。

    不甘心了半晌,淇水最后跺了跺脚:“...娘子总是护着小庾儿,哼。”

    说完就离开了房间。

    王庾立马掀开被子,拍了拍床铺,催促道:“长孙姐姐快上来。”

    长孙氏说不上此刻是什么心情,她只知道王庾就像是那些表妹般,娇俏可爱,喜欢黏着她,当然,她也喜欢这样。

    有人陪着说说话,闹闹,生活会轻松很多。

    “长孙姐姐,你跟我说说你小时候的事吧。”王庾侧躺着,眼眸晶亮地望着长孙氏。

    长孙氏笑笑,就像是和家小姐妹卧床夜聊,细细说来。

    长孙氏的声音很温柔,就像是春风拂过,柔软和煦,抚平了王庾不堪回首的前世,温暖了她千疮百孔的心。

    “小庾儿,你的右手还痛吗?”

    “现在不痛了。”

    ......

    没有李渊和李世民的唐国公府就是王庾的天下,因着长孙氏的宠溺,她做什么事情都没有人阻止,就算是出去逛街,只要有人跟着,长孙氏也不会阻拦。

    淇水很不服气:“娘子,你为什么这么纵容小庾儿?她又不是唐国公府的小娘子。”

    不就是为唐国公挡了箭吗,凭什么大家都喜欢她,都宠着她,哼!!

    长孙氏放下剪花枝的剪刀,用郑重的语气说道:“淇水,有些话,我只跟你说遍,你是我身边的大丫头,有些事,你要拎得清。

    “无论王庾年纪多大,能力多大,她救过阿翁是事实,只这条,你就应该把她当做主子看待。”

    淇水努了努嘴,不过就是侥幸救过唐国公罢了。

    “这些日子,你应该也看到了,阿翁是如何对她的,二郎又是如何对她的,小庾儿在他们心是不般的。

    “她不是寄人篱下的孤儿,她就是唐国公府的份子。

    “不管阿翁和二郎是怎么看待小庾儿,在我心,小庾儿就是我的亲妹妹,有我在的天,我就会护着她,让她快快乐乐平平安安地长大。

    “淇水,你明白了吗?”

    没想到王庾在主子心的分量已经这么重了,淇水紧紧抿着唇,心再不甘心,也不得不面对现实。

    半晌过后,淇水闷闷地道:“...娘子,淇水明白了。”

    既然王庾能让主子开心,那她就对王庾好点,淇水想通之后,再也不纠结长孙氏对王庾的态度,只是低声抱怨:“娘子都好久没带我出去逛街了。”

    长孙氏闻言笑出声:“原来你是因为这个吃味呢。”

    “我才没有。”淇水撇开脸。

    长孙氏正要取笑她时,府侍卫长丁志急匆匆跑进院子:“娘子,不好了...”

    --------《16K小说网带给你最新的小说给你最好的阅读体验16kxsw.com 》----------

我 的 书 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