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18章 先生息怒

作品:《大唐第一女相

    --------《16K小说网带给你最新的小说给你最好的阅读体验16kxsw.com 》----------        夜幕之下,巍峨的宫殿如同头雄狮静卧在长安城内,已经酣然入睡。只待曙光射穿寒色,雄狮便会苏醒。

    武德殿烛火通明,李渊还在忙于政事。

    “......永乐王郭子和、楚王李子通等些反叛隋朝的小势力,他们已经放出话,不会去参加上巳节盛宴。

    “定扬天子刘武周、梁国梁师都、河西大凉王李轨、西秦薛举、梁王萧铣等人俱已出发。

    “夏王窦建德、迦楼罗王朱粲、魏公李密都已表明态度,会前往洛阳。”

    李建成合上奏报,分析道:“窦建德在河北,估计这几日应该会出发,李密和朱粲距离洛阳近,应该会在这个月末前往洛阳。”

    李渊沉思片刻,说道:“你留守长安,政事上有不懂的就多问问朝臣,边境我已做好部署,你只需守住长安就行。”

    李建成态度很恭敬:“是,孩儿定会遵照父亲的旨令行事。”

    细细交代了几句,李渊下达了最后的命令:“传令下去,后日出发,全军骑行,不设马车。”

    他必须提前几日到达洛阳,观察形势,做好准备。

    “是,父亲。”

    .......

    到了出发的那日,全城百姓相送,他们的目光充满了期许。

    他们希望唐王能在上巳节盛宴大放光彩,拔得头筹,带领天下百姓走向和平朝代。

    李渊很享受这样的目光,同时也暗暗下决心,他定要夺得胜利。

    他身后是身穿铠甲的千人团,除了军将士,就连那些人学士,都披上了铠甲。他们目光无畏,气势不输沙场将士。

    他们想告诉世人,他们不仅能执笔写天下,也能披甲上战场。

    长孙氏与普通亲眷般,在为自己的夫君送行。

    她含情脉脉地望着李世民,既担心又不舍,但她知道这是他的责任,他必须去。

    长孙氏温柔地嘱咐:“二郎万事小心,定要保护好自己,保护好阿翁。”

    李世民眸露出不舍的神色,加深了手上的力道,紧紧地握住长孙氏的玉手,深情地说:“你放心,我定会平安归来,再与你共赏春月。”

    号角声起,李世民放开了长孙氏的手,冲她笑了笑:“还有,我会把小庾儿给你带回来。”

    长孙氏愣了下,小庾儿在洛阳?再次回神时,李世民已经翻身上马。

    大军出发。

    ----------

    此时的王庾已经跟随窦建德的大军在去洛阳的路上了。

    她与林郅悟同乘辆马车。

    “我快要被颠散了,这古代的官道真是没眼看。”林郅悟边吐槽,边又往自己的背后加了个枕头。

    王庾目光往下,这呆子,不仅背后放了三个枕头靠着,屁股底下还放着两个枕头。

    即便是这样,还直跟她说骨头被颠散了。

    若不是她亲眼所见,她绝不会相信个男孩子的身体会如此娇弱。

    “你莫不是那豌豆公主转世?”

    “豌豆公主?”林郅悟脸的迷惑:“这又是谁?哪个朝代的公主吗?”

    王庾扶额,估计这呆子不看童话类的书。

    “没什么。”

    林郅悟又开始碎碎念:“什么时候才能到洛阳啊?我快要受不住了。”

    “你好歹也锻炼了两个月,不至于受不住这等程度的颠簸吧?”王庾有点怀疑他之前没有认真地练功。

    “这等程度已经很高了好吧,我受不住,就是受不住。”

    王庾想了想:“我觉得只要你睡着了,就不会这么痛苦了。”

    “但是这么颠,我睡不着啊。”林郅悟满脸的痛苦。

    “额......”

    王庾想了想,灵光闪:”有了。“

    她撩开帘子,冲车夫喊道:“停车。”

    “吁~”

    马车停下。

    “你跟我来。”

    王庾说完就下了马车。

    林郅悟不知道她要搞什么鬼,将信将疑地下了马车。

    苏定方骑马过来,问道:“你们要去哪里?”

    “表兄,我们想去魏参军的马车。”王庾解释了句:“赶路太无聊了,大郎想找魏参军教我们读书。”

    林郅悟傻了眼,读书?

    不,他不想......

    还没等他出言抗议,苏定方就称赞道:“不错,看来大郎长大了。”

    苏定方遂对亲卫下命令:“你去前方,让魏参军的马车等等。”

    又对王庾和林郅悟说:“随我来吧。”

    苏定方下命令太快,林郅悟根本来不及反对,就被王庾拽走了。

    他急了,压低声音对王庾说:”小庾儿,你过分了啊,我没说要读书,读书对我来说就是折磨好吧。“

    “怎么会?你跟我说过,你是学霸,学霸怎么会不喜欢读书?”王庾也压低了音量。

    “喂,这是古代,他们教的书都是些经史,不是我想读的书。而且还是言,深奥得很,根本就不是我学过的那些粗浅言可比的,很多句子我都不会翻译,还有这字体,很多字我也不认识。”

    林郅悟有点想哭,他这个真学霸硬生生被古逼成了学渣。

    王庾朝他投去了同情的目光,语重心长地说:“你还是好好学习吧。”

    林郅悟:“......“

    说话间,两人已经来到了魏徵的马车旁。

    魏徵早就打开了车门,看见他们,说道:“上来吧。”

    两人上了马车,苏定方驱马回到了自己的位置。

    魏徵见两人端正地坐着,副认真听讲的模样,脸上露出和煦笑容:“小庾儿好学,我已知晓,没想到几日不见,林大郎也变得如此好学,真是令我感到欣慰。”

    王庾谦虚地笑了笑。

    林郅悟礼貌地笑了笑,表情有点僵硬。

    魏徵打开车的柜子,翻了翻,找出本适合他们学习的书籍。

    “好,今日我就来给你们讲讲庸之道。”

    “天命之谓性,率性之谓道,修道之谓教......致和,天地位焉,万物育焉......“

    “呼~齁~~鼾~~~”

    鼾声顿起,令魏徵声音顿,从书抬起头来。

    却见林郅悟靠在车壁上,双手抱胸,已经酣然入睡。

    魏徵:“......”

    王庾正偷着乐,余光瞥见魏徵铁青的脸,忍着笑解释:“先生息怒,林大郎天生不惯坐马车,这几日赶路,日夜不得安眠,十分痛苦。

    “现在估计是撑不住了才睡着的,先生就体谅下吧,不要与他计较了。”

    听她这么说,魏徵的怒气稍减,但想起从前在宫时,林郅悟也是这般,听他的课没多久就打瞌睡了,他的怒气又上来了......

    --------《16K小说网带给你最新的小说给你最好的阅读体验16kxsw.com 》----------

我 的 书 架